酒后吃头孢有多恐怖?!医生凌锋生死24小时

2019-05-24

医生亲历头孢+酒精后生死瞬间

2018年12月7日,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。

我早上6点起床,洗脸、刷牙、吃早餐,准备行李下午去广州会诊。早餐也很简单:一碗泡饭,一杯咖啡牛奶,一杯橙汁。

这一天也是我妺妹的生日,我还没来得及发一条祝贺生日快乐的微信,一件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当我一切准备停当要出门前,想到要去出差,腹股沟处的皮脂腺囊肿破了发炎,走路有些磨着痛。想早点好起来,就顺手拿了一板“头孢呋辛酯”,我经常吃的这种抗生素。服前我又仔细地看了一下药品说明书,核对了剂量,可以服0.5克,我就服了一片。服下头孢后不到两分钟,我就忽然感到左手掌发痒。剛挠了几下,右手掌也开始痒了。只有几十秒钟,这种感觉就出现在口周,并顺着咽部往下走。

“不好,一定是药物过敏反应!”

我曾经有过出荨麻疹这样的过敏反应,就是皮肤搔痒出风疹块。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口周及咽部!我一下想起邓丽君,她不就是过敏性哮喘憋死的吗?我立刻打开抽屉想找地塞米松片,但家里没有,只找到一支“万托林”喷雾剂。我把它装进口袋就往楼下走,想赶紧去医院用些激素,万一路上气道憋着,还可以喷万托林。

小贴士

如果在家里发生,第一要放平病人,让脑有充分供血;第二立即给120打电话,诉说清楚病人的情况和地址;第三如果家里没有血压计就摸脉博。如果在手腕处能摸到脉博,大概有不低于60 mmHg的血压。如果手上摸不到了,颈动脉还能摸到,还有呼吸,血压大概会在40 mmHg左右,那就要实施胸外按压。并托起下颌骨,让呼吸顺畅。如果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,面色青紫,就要立即接按标准实施胸外按压和口对口人工呼吸。

一切都在两分钟内进行:我穿上羽绒服外套,登上旅游鞋,出门上电梯,下楼进汽车。小董真是个好司机:工作26年从来没有迟过到。说7点出发,他6点半就在楼下等着了。说到这儿,还真得感谢我把左手挠骨摔骨折了,“伤筋动骨100天”,每天只能请小董来接送我上下班了。

这时是6点42分,我坐进副驾驶座上,痒的感觉不太明显,但人似乎是昏昏沉沉,总是那么不得劲儿。我心里想着“可别像邓丽君那样”,就说了一声“去医院”,一边开始拿起手机给科里的院总去电话。

“院总是谁?王凯吗?”

我自问着,一边在手机上写王凯的名字,但写了两遍都错了。

“我的眼晴怎么越来越模糊?连通讯录上的名字都找不到……”

还没等看清楚名字,手机就握不住而滑到地上,我也完全没有了意识。此时离出发时间还不到3分钟!

小董看我的手机掉在地上,顺手拾起来,扭头看见我的头歪向右侧,张着嘴巴大口喘着粗气。小董大声喊着:“凌导,凌导!你怎么了?”我无声无息,只是喘着粗气。小董曾经学过CPR,第一反应就是握着我的左手脉博,“还在跳动!”他遂即加大油门,蹦着双闪,一路按着喇叭,右手始终握着我的左手脉博上,单手驾车在车群中急驶。车从金沟河桥拐上四环,在金家村桥的出口时,小董曾想过是否在此下去转弯去301?但见路上堵得很,车根本走不动,出去就可能堵死在那里。去莲花东路直奔宣武医院的道路尚可走动。小董电话问我先生,去哪个医院?我先生本着对宣武医院的一贯信任,坚定地说:“去宣武医院!”小董一拨方向盘上了去西客站的路。

这一拨方向盘真是救了我的命!

小贴示:

过敏性休克来得非常快,2~3分钟就可能血压下降到零!如果在车上,只能加大油门、闯着红灯奔向医院。

选择医院的原则是:1、最近的医院;2、距离相等则是最熟悉的医院。千万不要只奔大医院,舍近而求远,耽误了抢救的最佳时间;3、如果车上还有另外的乘客,可协助帮忙打电话通知122(交通指挥中心),告知你车上的情况,汽车的位置,要走哪条路线,去哪家医院,122就会给你一路绿灯。如果当时没有来得及打电话,事后一定要马上去交通管理站去说明情况,最好有医院的证明。

早上不到7点钟,虽有些拥堵,10分钟也到了西客站。这一段时间小董感觉我的脉不像原来有力,始终没有意识,呼吸越来越弱。他恐惧极了!他立即给他的领导拨了两通电话未通。转而立即给我秘书倩倩去电话。跟倩倩说:“凌导快不行了,你快点到急诊科找人找车,在急诊科等我”!小董在电话里急促而带着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倩倩完全摸不着头脑!

“凌导怎么可能不行了?什么情况?”倩倩立即又把电话打回去,才知道这是真的!

倩倩立即给张璨(院总之一)去电话,张说他不值班,是王凯。倩倩随之又给王凯去电话,王凯又通知了急诊值班李晔,二线陈革。

7点05分小董开上急诊室的坡道。他冲到护士站大喊:“快!快!凌锋主任昏迷不行了!”分诊台的男护士郭伟找了一个轮椅推到车边。此时的我全身软绵绵的瘫坐在轮椅上,完全没有意识,头像拨浪鼓一样来回摆动,全身大汗,衣服都湿透了,四肢厥冷,小董抱了三次都没拖动,最后是一位旁边站着的病人家属跟小董、郭伟一起把我搬到轮椅上进入急诊科的护士站。此时我们科的三人也急忙冲到急诊科。急诊科的王春原医生马上一面量血压、测脉搏,一面问“什么情况”?小董打开手机刚想电话问我的保姆小华,已在手机上发现小华给他发的两张照片:

一张是我吃的药,一张就是上图:头孢呋辛酯的药盒。

小贴士

120到医院前,都会跟各急诊科联系做接病人准备。自驾车到医院,过敏原最好交待清楚,医生就可以当机立断下医嘱处置。小华做得就很到位,用手机把我吃的药拍下来预先发给司机,节约了来回电话询问的时间。此时此刻的每秒钟都是珍贵的!

医生立刻明白这是药物过敏性休克!所有的治疗措施随即而至:

肾上腺素半支肌注x2

建立两条静脉通道

10毫克地塞米松静注

苯海拉明静注

葡萄糖酸钙1支静注

心电图正常,超声心动图显示下腔静脉充盈不良,几乎无血......

这一系列的处置前后也就十几分钟。从上车后的意识丧失,一直到急诊室里的治疗,这一段时间大约30分钟我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

至于什么是濒死时的“圣光”,我完全没有看见!只是依然感觉左手腕的疼痛和阵阵的便意。潜意识中一直告诉自己:千万不能解出来!太丢人了!”在我努力憋着的时候,在一片嘈杂声中,我似乎觉得被人扯到床上了。“噢,到医院了”。周围有许多人,但我睁不开眼晴。只感觉有人给我擦脸上的汗,有人脱我的鞋子和解开衣服做心电图。

忽然觉得一个人使劲拍打着我的左脸并大声喊道:“凌导,睁开眼睛,我是国光!”

我强睁开眼睛,似乎周围都是人:右手扎着液体,右脚也输着液。周围一片欢呼声:“醒了!醒了!”“凌主任,您睁开眼!伸一下舌头!”我慢慢地遵医嘱活动,头很沉。左手在量血压,好像是陈革。我低声问他:“血压多少?”

“60/30 mmHg。”

“噢!”我长舒了一口气,又回到了人间!

以后的情况就很简单了:我被送到神外监护病房15床,血压平稳,120/70,各项指标正常。

10点:我去厕所解了一次大便,如释重负,浑身轻松了许多!拔掉所有静脉输液,口服液体和半流食,次日上午9点就出院了。周一重新满血复活又来上班!

“打不死的小强”又活过来了!

大难之后我也反复思忖:头孢我也常服,怎么会这样呢?经查阅,得出如下:

小贴士

如果吃了头孢类的药物,在1周之内不能饮酒。同样的,如果喝酒之后,在1周之内也不能吃头孢。因为两者接触会出现双硫仑反应——双硫仑在与乙醇联用时可抑制肝脏中的乙醛脱氢酶,使乙醇在体内氧化为乙醛后,不能再继续分解氧化,导致体内乙醛蓄积而产生一系列反应。

头孢菌素如头孢哌酮、拉氧头孢、头孢美唑、头孢孟多、头孢甲肟、头孢替安以及甲硝唑、替硝唑、呋喃唑酮等可引起双硫仑样反应,表现为用药后饮酒出现四肢无力、软弱、嗜睡、眩晕、幻觉、头痛、恶心、呕吐、胸闷、全身潮红、虚脱、惊厥、甚至血压下降、呼吸抑制、休克等反应。轻者可自行缓解,重者应及时采取必要的措施进行救治,因此患者在使用以上药物前2日应禁酒,且用药后1周要避免饮酒以及服用含有乙醇的饮料和药品。

回想起来,前一天(12月6号)晚上我参加天坛医院介入中心的开张仪式,晚宴上喝了半杯红葡萄酒!这该死的双硫仑反应,差点让我命丧黄泉!

经历过这场劫难,立即觉得死亡其实离我并不远。如果过敏再来得快一些、如果小董不是那么及时把我送到医院、如果到了医院的治疗并无大效、如果……也许我都会告别如此斑斓的人世间。世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。有人可能会怀念我,有人可能会拍手称快,这都无所谓了,这个人对世界已无作用了!那么,人活着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?

“一个人活着就是为了让别人生活得更美好。”这句话好像是雷锋日记里的一句话。我与雷锋很有缘:1、我的名字经常被人写成“峰”,而我纠正时都会说“是雷锋的锋”;2、1965年3月5日毛主席题词“向雷锋同志学习”时,我14岁,但能熟背许多雷锋的故事和日记。13年后的1978年3月5日,是我和老称砣结婚的日子,我的公公崔静宜特别送给我们一个本子,上面写着:

40年前我就对雷锋的精神非常崇敬,1982年我去法国留学一年半,临回国前,我给全科同事包了一夜的饺子,拉了3车,在科里支了4个锅煮饺子。科主任Merland 教授在讲话中说:“凌要走了,她把我们全体都带去了中国!她曾给我讲过中国有一个伟大的士兵的格言:一个人活着就是为了让别人活得更美好。凌就是这样的人。”我这一辈子,一直都是在为别人着想,让别人活得美好自己才会快乐。如果这次休克我过不来,我想我也没什么后悔的事情。所谓的后悔和遗憾,就是这些人会因你的过世而过世,或因此而夭折。而我呢?

儿子养大了,孙女也有了。他们有个幸福的家庭。

孤儿学校走向正轨,基金会也成立了,以后筹钱也有了渠道,孩子们再不会挨饿了。

中国志愿医生组织已经成熟和有章法和规划了,婷婷完全可以照此做下去。

大脑袋也建成了,病人都搬进去有了更好的就医体验。

科室工作已交了班,鸿祺工作得很好,无须担心。

两个女儿也长大工作了,这么漂亮的丫头完全不愁找不到对象。

妹妹双玲今天正好是66岁的生日,她患乳腺癌已16年,应该是治愈了。

老称砣身体棒棒哒,家里的事他比我清楚,我也不用操心。

我唯一放心不下的人是我超90高龄的爸妈!老爷子98岁,老太太89岁,我是他们的精神和生命支柱,我要走在他们前面,他们一定受不了,风雨飘摇之中也许会没有活下去的信心因我而去。天经地义为老人养老送终的责任没尽到,实在让我后悔和愧疚!

好在老天眷念我还有一个任务没完成,不想让我带着遗憾走,又让我回到人间尽完孝心!

事后老鲍问我,昏迷状态下是否见到圣光?完全没有!有人说是一道光亮的隧道,引着你往前走。而我是觉得如果就这样离开人世也是很舒服的感觉。当你完全不知道的时候突然没有了意识去了另一个世界,还真好!关键是活着的时候不做后悔事:一直做对的事情,想到了就千方百计地去做,不计较个人得失,不追求个人名利,只要对别人好,对病人和学生好,就去做!这样的心态让我觉得很舒服。

既然我这次大难不死,那就要把我所有想做的事情都去努力完成,不给自己留任何遗憾!

“预则立,不预则废”。活着的时候就预想到和已做到所思所想,死前的思量才不会后悔。

经历过生死,便不再惧怕死亡。人都是站在朝向死亡的履带上,向死而生。每个人都不可能长生不老,却可以在有限的生命里,去尽可能多地做一些利他和对的事情。这样在生命终结的时候,你才可以坦然地对自己说:我此生没白活!

来源:医学界